葛根之家

貴池脫貧攻堅的新“打法”闖出新天地

      编辑:葛根       来源:葛根之家
 
8月9日上午,貴池區梅街鎮源溪村,幾名背包客坐在村口的古樹林裡,一邊欣賞鄉村美景,一邊品嘗香甜可口的絞股藍茶。這種健康飲品是當地特產。“去年,村裡注冊成立了池州市狀元故裡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全年加工、制作、銷售絞股藍茶500多公斤,實現銷售收入16萬余元,村集體經濟收入達到10多萬元,經過一年的幫扶,成功退出‘邊緣村’行列”,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聶剛介紹說。

聶剛提到的幫扶“邊緣村”,是貴池區脫貧攻堅工作的一項“創新”。

面貌煥然一新的源溪村。吳旭東攝

貴池區擁有建檔立卡貧困人口14015戶36007人,其中14個貧困村的貧困人口1112戶2897人,僅佔8.05%,其他非貧困村貧困人口佔比高達91.95%。這些村貧困人口較多,村集體經濟薄弱,基礎設施陳舊,卻由於“身份”的限制,難以享受到貧困村的扶貧政策、幫扶項目和幫扶資金,工作難以開展,發展陷入困境,稍不留神就會滑向貧困的深淵。

2017年,梅街鎮源溪村集體經濟收入不到2萬元,基礎設施和基本公共服務亟需提升。一分錢憋死英雄漢。“村裡想做點事情,隻能靠四處化緣”,聶剛表示。

地處貴池區南部深山的源溪村生態環境優越,茶葉、中草藥等資源豐富。“如果能把山上這些原生態的農產品開發出來,不但集體經濟收入能增加,鄉親們的荷包也能鼓起來”。但是,捉襟見肘的村集體經濟,讓聶剛感到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就在聶剛隻能望“山”興嘆的時候,“邊緣村”幫扶三年行動計劃的實施,像一陣“及時雨”從天而降,讓他看到了希望。

為扭轉脫貧攻堅工作中的不平衡局面,把“邊緣村”從貧困邊緣拉回來,2018年5月,貴池區出台了“邊緣村”幫扶三年行動計劃實施方案,在全省率先開展“邊緣村”幫扶工作,確定了66個“邊緣村”,計劃通過三年行動,把“邊緣村”從貧困邊緣拉回來。貴池區扶貧開發局局長尤兵介紹說,這些“邊緣村”的共同特點是,每年的集體經濟收入都在5萬元以下,有的甚至為零。

根據計劃,這些“邊緣村”將在三年裡分批出列。其中,2018年退出27個,2019年退出22個,2020年退出17個。

為了幫助這些“邊緣村”走出發展困境,貴池區建立幫扶制度,採取強化基層組織建設、加快基礎設施建設、加大基本公共服務投入、促進村級集體經濟快速增長、保障貧困戶穩定增收等五項措施,在資金支持、項目安排、人員配備等方面進行幫扶,努力讓“邊緣村”經濟社會發展得到整體提升、貧困發生率顯著下降。2018年,共有27名優秀干部和30名科技特派員駐村幫扶,27家企業結對幫扶,第一批“邊緣村”充分發揮幫扶單位和企業的優勢,因地制宜發展主導產業,通過土地復墾、盤活閑置集體資產等方式增加集體經濟收入。

2018年,源溪村爭取“邊緣村”幫扶資金30萬元,引進大戶成立了池州市昊陽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條件是連續八年每年上交村集體1.2萬元,帶動30戶貧困戶每年分紅800元,為6名貧困人口提供就業崗位。同年,利用幫扶單位貴池區稅務局提供的5萬元啟動資金,源溪村集體成立了狀元故裡生態農業發展有限公司。

據統計,2018年貴池區退出“邊緣村”行列的27個村,共投入產業扶貧資金536.69萬元,發展主導產業37項,建設扶貧車間5個,新增公益性崗位184個,實施新型經營主體帶動項目25個,集體經濟收入均達5萬元以上,貧困發生率都降到全區平均水平以下。

烏沙鎮燈塔村村庄顏值不斷提升。程昭 攝

今年是“邊緣村”幫扶三年行動計劃實施的第二年,貴池區將有22個村退出“邊緣村”行列。烏沙鎮燈塔村就是其中之一。2018年以前,這個村的集體經濟收入為零。

8月9日這天下午,離村部不遠的荒山上已經長出了綠油油的葛根苗,包括貧困戶紀桃花、江會生在內的16名工人正在除草。今年,燈塔村自籌資金15萬元,利用幫扶資金27萬元,建設了53.6畝的葛根種植項目基地。項目建成后,可帶動49名貧困人口參與分紅,為3名貧困人口提供就業崗位。此時,燈塔村黨總支書記紀律正在一處農家樂施工現場查看。農家樂名為“青樹紀”,利用村裡已閑置10年的敬老院改建。“通過對外承包的形式,這個項目可以讓村集體每年獲得5萬元的收入”,紀律介紹說,“僅此一項,我們村就能成功退出‘邊緣村’行列”。(左平 趙冬至 張亞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