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根之家

航天生态农场主陈响莲

      编辑:葛根       来源:葛根之家
 

http://www.womenofchina.com/data/ckf/images/2012-11/%E9%99%88%E5%93%8D%E8%8E%B2%E6%96%87%E4%B8%AD1.jpg

陈响莲:让更多的人吃到“太空果蔬”

陈响莲名如其人,她说话嗓门大——声音响当当,做事有胆量——行为响当当……女儿对她的评价是:“没有见过第二个比我妈胆子更大的人。”儿子对她的评价是:“我妈是整个家族中顶天立地的顶梁柱。”朋友对她的评价是:“女人的身子,男人的脑子和胆子。”

这样一个女人,注定不同凡响!

第一“响”:开煤矿挖到第一桶金

记者前往陈响莲的航天生态农业基地采访时,她正在基地“指点江山”,“这个地方要铲平,那里要浇点水。”看到员工任由厂里的水龙头漏水,她大声地呵责:“把水关了关了,不知道浪费可耻啊。”……记者第一眼见证的是这个女老总的干练与严厉。

陈响莲笑称自己是“搏士生”,“搏击”的“搏”。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她是家里的长女,兄弟姐妹七个,她义无反顾地扛起了家里的重担。她赚钱的动力是“穷怕了”。“有一天,弟弟生病了,医生说是因为营养不良,需要弄一升米来给他吃。我只好去向亲戚借,可亲戚不借。那一刻,我真知道了什么叫穷,就发誓从今往后一定要好好赚钱。”

第一份工作是开手扶拖拉机,翻了好几次车,至今嘴皮上还留着车祸的痕迹。后来,又做起了煤炭和粮食的贩卖,为了省钱,总空着肚子在路上,看到路边的饮食店,直咽口水也不舍得买点东西吃。再后来,去开煤矿,成了当地的第一位女矿长,好几次,差点都被活埋在矿井里。她对自己的界定是个“男人”,因为一直以来,干的都是“男人的活”。但别人对她的界定是“比男人还要男人”。煤矿掘进70多米时,还是没有见到煤,已耗掉了40多万元,大家都慌了,只有陈响莲坚定地坐镇指挥:“只管给我挖,百米不行再挖百米,我不信挖不到煤。”

“我说去开煤矿,家里人都不同意,但不同意我也得干。”她笑称她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自己跟自己结婚的人。结婚前一天,老公因为去街上买东西没有带够钱,挨了她的骂,玩起了失踪,第二天,她就自己在信用社贷了30元钱把婚结了。老公领教了她的执拗和刚烈,遇到两人有分歧时,“知道反对也无效,也就懒得反对了。”所以,在家里,她是绝对的老大。

第二“响”:“响莲一号”从太空回来了

攒了第一桶金后的陈响莲,最后还是回归到农业。出生于农村的她,对农村有一种天然的喜爱,还有就是“希望能就地多解决些劳动力,让农村少点留守儿童。”2002年,她投资1000万元,成立湖南娄底响莲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主要从事葛根种植、研发、生产、加工及销售。

她的葛根种植基地坐落在湖南省冷水江市岩口镇一个山坡的半山腰上,占地300多亩。当时,这里的青壮劳力都外出打工,留下老少妇孺,直到陈响莲的葛根种植基地落户这里,这片寂静的山林才开始有了些生气。而2011年12月16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育种中心正式授牌这里成为湖南省首个航天生态农业种植示范基地,这里更是人声鼎沸了,领导来了,专家来了,记者来了……现在,陈响莲帮村里解决了140个青壮年的上岗问题,平均日薪60元,村民们基本都不再外出打工了,“留守儿童少了。”这是陈响莲感到最欣慰的一件事。

跟航天结缘是在2011年9月,娄底市招商局谢高云副局长通知她,市里推荐她培植的葛根苗作为湖南省唯一搭载“神州八号”的植物种苗进入太空,携带量为120克。据说带10克种子上太空就要花费20万元,分文不花就能把120克种子送上太空?在陈响莲看来是“天上掉馅饼”。

10月11日上午,她和谢副局长带着这12株精挑细选的葛根幼苗飞往北京,“就像‘天助我一样’,下飞机时已是下午一点钟,要在下午4点钟前必须送到。我们都捏了一把汗,但那天竟一路畅通,还全程绿灯,好像被命运之神护送一样,葛根苗终于在下午4点钟准时抵达,真是不可思议。”

2011年12月16日,中国航天科技育种中心向陈响莲移交了太空育种种苗“响莲葛一号”,并且授牌冷水江市建立湖南省首个航天生态农业种植示范基地。从那一刻起,陈响莲有了新的远景规划,那就是要将自己的基地建设成为一个太空育种科技园,让更多的人吃到“太空果蔬”。这个地地道道农民出身的企业家,从此也开始对航天高科技“如数家珍”。

据说当种子被带到太空环境中时,因为太空里没有空气,没有地心引力,还充满了各种宇宙射线,农作物种子就有可能被诱发变异。很多媒体热炒太空蔬菜长得奇形怪状,呈现“大、重、高”的特点。记者品尝了一根黄瓜,确实个大,跟传统黄瓜相比,像个发了福的“胖子”,不过口感无异,但每人感觉都不一样,同行的人就有人感觉“它的口感更好,更爽脆。”陈响莲更像偏爱自家的娃娃一样,大赞太空黄瓜味道“有点甜”。在基地里,记者还看到了“太空豆角”、“太空辣椒”、“太空西红柿”,它们到底会发生何种“奇迹”,陈响莲说还需要拭目以待,“毕竟它们落户到我这里还不到一年的时间。”

陈响莲和她救助的地震孤儿在一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