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根之家

老李挖葛根 动锄不断根

      编辑:葛根       来源:葛根之家
 

昨天下午,萧山昇光村和尚山,老李和他的伙伴发现了一条大葛根。

经过多道工序,一碗葛粉上桌。

葛根扛下山,老少妇孺围在一起做葛粉。

把葛根切块舂碎,是做葛粉的关键程序。

这四五十斤的葛根是当年父辈留下惠及后人的

昇光村(昇,音shēng,同升,是升的繁体)有人挖了一条40斤重的大葛根,这几天成了萧山义桥一带的新闻。

葛根被义桥当地人视为山珍,挖葛根也是不少人家的习惯。冬春之交,上山“寻根”,挖出葛根后磨粉食用。

昨天下午,我们来到昇光村。

昇光村范围内的山头有2000多亩,村民李吾龙已经在其中一座叫“和尚山”的小山上等着我们。李吾龙66岁,一头浓密黑发,扛东西、干农活,力道不输年轻人。

李吾龙和同村的李建桥、李江荣等人,已经在山上搜寻了一遍,找到了一根大“毛藤”,“毛藤”是当地人对葛根藤的叫法,藤下面必定是一根大葛根。

同去的村干部余正明说,“毛藤”看起来是一样的,但有雌雄之分,雄的下面葛根很小或者没有葛根,就算有也不够粉。而雌的“毛藤”下面,就是大家要找的正宗葛根了。“毛藤”越粗,葛根越大,当地叫法:藤越胀,瓜越大。

用一把小锄头一点点挖开层土,下面果然是一根蜿蜒的葛根,李吾龙说,毛估估有十五六斤重。

葛根好不好,现场尝一尝就知道了。

把葛根挖一小段出来,用手一挤,中间流出水分,再撕开表皮,里面露出雪白的葛根肉,李吾龙像撕鱿鱼干一样撕了一块下来,“吃吃看,味道很好的!”

几位村民吃了,附和着说,很好吃!

在村民的注视下,我也嚼了嚼,初入口,有一种苦涩,时间一长,粉糯的口感就出来了。

“就跟吃老荸荠一样的。”李吾龙哈哈一笑,山锄交给了50多岁的李建桥,李建桥三两下,把葛根挖了出来。

几个人笑呵呵地把葛根装到蛇皮袋里,蛇皮袋装不下,就索性用手拎着,用肩扛着。

李吾龙说,前几天,他们还挖出了一根40斤重的大葛根,以为这已经很大了,但是就在我们到之前的早上,发现了更大的,足足57斤,已经挖出来给村民们分掉了。

为什么这里的葛根一个比一个大?

李吾龙说,这要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说起。

当时,村里闹饥荒,村民没有东西吃,山上的野菜就成了人们最常吃的东西。

“有些野菜,吃多了拉不出来,难过的。”李吾龙扛着葛根,边下山边回忆。

那时候李吾龙还小,跟着爸妈上山挖野菜,后来就挖葛根,大家都知道葛根能吃,而且耐饥。

那个时候的葛根,吃的人多,也就越挖越少,越挖越小了,有番薯这么大已经算很好了。

大家挖的时候还会注意,只挖葛根不扯藤,在藤扎入土里的地方,还会留个“篰头”,这样葛根还会再长出来,后人可以再挖。

之后,日子慢慢变好了,吃的东西多了,山上的野菜、葛根没人挖了,最近几年,特别是从前年开始,大家的健康意识回归了,喜欢吃纯天然的、无公害的、野生的。

当地有说法,葛根生长几乎是一年长一斤,这些40多斤、50多斤的葛根,恐怕就是当年的父辈们留下的葛根“篰头”,又生长出来,惠及后人的。

现在村民挖葛根,还是按照以前的做法,把“篰头”和“毛藤”留着,再过几十年,这里还会长出几十斤重的葛根,又可以惠及后人了。

挖葛根、做葛根粉只是村民茶余饭后的爱好,不卖钱,自己吃。

把葛根扛下山,李吾龙坐在路边歇了会,说,今年挖葛根恐怕就到此为止了。

这才刚刚开春,为什么就已经结束了?

其实,挖葛根跟挖笋一样也要看季节,每年农历的十二月和正月,是挖葛根最好的季节,这个时候,葛根相当于在冬眠,而到了开春,植物复苏,毛藤的嫩芽往外迸发,会连带着葛根的淀粉和营养溢出去,葛粉也就没那么好吃了。

12下一页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